本博客为海南大蟒科技有限公司团队官方博客

MENU

神话故事:男子帮蟒蛇渡劫

• June 6, 2022 • Read: 1604 • 蟒蛇故事

海南大蟒科技有限公司 蟒蛇 缅甸蟒 网纹蟒 黄金蟒 树蟒 黑金网纹蟒 黑钻树蟒 水蚺 绿树蚺 森蚺 蟒蛇皮 蟒蛇油 蟒油 蟒胆 Масло питона Алей пітона Pythonöl Huile de python Питон майы 파이썬 오일 Pythonolja น้ำมันงูหลาม Python yağı Python oil Snake oil Yılan yağı น้ำมันงู Змеиное масло Schlangenöl Huile de serpent Жылан майы ヘビ油 스네이크 오일

蟒蛇油产品:请认准 大蟒海岛龙油东盛弘玉人来 几个商标

  李元庆,宋朝大名府人氏。父亲李员外当年落第,继承祖业后,欲让儿子完成自己之前不仕之遗憾,自他束发受教起,倾注了不少心血。

  奈何李元庆顽劣成性,父亲请来的教书先生每每被他捉弄,最终生气拂袖而去。如此循环往复,随着年龄渐长,李员外绝望发现儿子无法帮自己弥补当年的遗憾,遂不再坚持。

  李元庆不缺吃不缺穿,读书不求甚解,平生有三好,一好饮酒,二好钓鱼,三好散财。

  饮则必醉,嗜酒如命。钓则忘形,恨不能整日住在河边。唯有散财,他却是看着人的,寻常人也得不到他的施舍,他也断然不会对那些不需要的人溜须拍马,最爱帮助一些无助可怜孩子。

887b9a110c504fdc9c330d6dc79f6e9e.jpg

  有人说其放浪形骸,不求上进,有人说其天性狂放,隐有高人风采。对于别人议论,李元庆不以为然,整日里我行我素。

  这年六月十八,天气阴沉闷热,他在酒楼里和一帮朋友挥汗如雨饮酒,酒至酣处,不由得兴致大发,寻思着等会儿如果下雨,自己无论如何要去钓鱼。

  别人酒量不如他大,饮了一阵后,众人或是醉倒,或是回家,他则摇晃着出了酒楼,背上自己的东西,要出城去河边。

  此时正值中午,天气却阴沉得如同夜间,而且一丝儿风都没有。所有人都知道,一旦风来,必会有狂风暴雨,路上行人不多。

  刚到城门处,眼角看到一个身形高大之人,此人二十来岁,剑眉星目,身穿一件宽松麻衣,腰间挂着一柄长剑,头戴一顶文士帽,不伦不类。

  李元庆注意此人,倒不是因为对方穿着异于常人,而是他正弯腰跟一个小姑娘说话。

  这小姑娘他认识,家住城北,叫刘媛儿,才十二岁。媛儿苦命,父母双亡,平日里靠着乞讨为生,李元庆经常给她吃食和买衣物。

  此时,那人正拿着一个炊饼跟刘媛儿说着什么,小姑娘看着炊饼眼热,接过去欲跟此人而去。

  李元庆过去站在了刘媛儿身前,媛儿一看是他,脸上堆起了笑容。李元庆对她好,她岂能不知?

  “饿了吗?把炊饼还给人家,我给你钱,去买吃食,拿着回家去,懂了吗?”

  刘媛儿听罢,将炊饼还给身边之人,接过李元庆的钱蹦跳而去。这人看着李元庆,脸上似有怒色,手指在宽大的麻衣里不停捏着。

  李元庆斜眼看着他,张嘴打了个酒嗝,此人脸色大变,赶紧转身离开。

  到了河边,他拿出钓鱼竿,在河边枯坐着,却并不开始。

a1f227613b5748d88100cb61411cf370.jpg

  一直坐了半个时辰,从东南角响起一声炸雷,河边的树叶开始晃动,他大喜过望,抬头看天,只见从东南角过来一道如碗口粗的闪电,闪电刚过,便又是一声炸雷。

  树叶开始剧烈晃动时,有稍温热的雨滴在他的脸上,接着雨滴变得冰凉。

  “哈哈哈,好雨,好雨。”说罢,将鱼竿猛甩进河中,汗热重衣,在河边枯坐,竟是在等雨。

  雨越来越大,雷越来越响,他从箱子中拿出一身蓑衣披着,脸上一副怡然自得的表情。

  此时,东南角的闪电慢慢聚集在了河的上空,闪电和雷交相辉映,雨点打着岸边的树叶和青草,初时如玉珠落银盘,片刻后就已经是沙石扬空,只能听到刷刷的声音。

  突然,天上一道闪电劈进河中间,将河面照得雪亮,河水中隐约有一个青色的影子出现。又一道闪电由上而下劈进河中,那只青色之物从水底猛然跃出,脑袋向上,直直迎着闪电而去,这竟是一条青色蟒蛇。

  李元庆心中一惊,手里的鱼竿松开,被水流冲走而不知,只是呆呆看着水面。

  水面之上,青色蟒蛇脑袋向上,尾巴在下,如一根棍子般钻在闪电中,任由闪电纵横交错劈向它。

  青色蟒蛇在闪电中慢慢上升,突然,闪电变成了水桶般粗细,并且伴随着一声暴雷。

  青色蟒蛇身子剧烈扭动,半空中如同有一只大手握住了它,使它的身体在空中变向,重重砸在了岸边。

  李元庆的酒此时被吓得完全消失,在地上打了两个滚,起身便欲逃走。

  刚跑两步,就见闪电仍然劈着河边,而青色蟒蛇却在岸上努力扭动,两只眼睛盯着河边,似乎有无尽遗憾。

  他停下脚步,看着青色蟒蛇,恰好发现蟒蛇的眼睛也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竟从蟒蛇眼睛中看到了绝望和期盼。

  “你想入河吗?”

  他对着青色蟒蛇大吼,蟒蛇却仍然望着他,眼神变成了祈求。

8d9405ad6a584539be725f6416723ade.jpg

  转头四望,盖天的雨幕中,见不远处扔着一根小儿手臂般粗细的树枝,想来是被狂风折断。

  跑过去将树枝握在手中,到了蟒蛇边上,他用树枝撬动青色蟒蛇,慢慢向河水中移动。

  青色蟒蛇似乎已经筋疲力尽,连扭动一下也是不能,如此大蟒蛇,也不知道有多重,他整个人几乎全贴在地上,用尽全力,将蟒蛇撬进河里时,已经成了个泥人。

  青色蟒蛇入水,奋力扬起头颅,闪电再次劈向了它,它尾巴在水中拍打,扭动着迎向闪电,闪电越来越急,也越来越粗大,直到将它完全笼罩。

  “今日助我渡劫之恩,它日必报,这枚鳞片送给你,需时时佩戴在身上,有危险时,将鳞片摔在地上就行。”

  突然,闪电和雷声全部停止,阴沉的天气转为晴朗,阴云仿佛是在刹那间被抽走了一般,而河面上一片安静。

  早已经疲累异常的李元庆再也支撑不住,脑袋一歪,便在河边晕死过去。

86fe06adbd084253ad4d1880096292d7.jpg

  等睁眼醒来,发现却并不在河边,而是在家里,边上坐着母亲,父亲在院里焦急地走动。

  “元庆醒了。”

  母亲见他睁眼,不由得惊喜出声,外面的父亲快步进来,脸上全是欣喜,可一看到他正睁眼看着自己,父亲脸色阴沉下来,一甩袖子出去。

  李元庆只觉得全身酸疼,连抬一下手臂的力量也没有。

  “娘,这是发生了什么?我怎么在家里?我鱼竿呢?”

  母亲听罢眼中有泪:“你已经昏迷三天,吓死娘了,还提什么鱼竿?那么大雨,有像你这样跑河边独自钓鱼的吗?”

  李元庆大吃一惊,自己竟然昏迷了三天?

  原来,他和人饮酒后无端不见,加上有狂风暴雨,家中父母担心,到处寻找,朋友们说他饮酒后要去钓鱼,刘家姑娘也说他背着东西出了城。

  父母便派人在河边找到了他,当时他全身焦黑趴在河边,显然是被雷劈了一下,母亲日夜不离,已经守了他三天。

e226dd1671164bf9b718a612160495ff.jpg

  这可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他将自己在河边的遭遇跟母亲说了一下,母亲哪里肯信?只说他是被雷惊吓,昏迷之际做的一个噩梦。

  母亲喋喋不休数落了他一阵,见他神态疲惫,便让他赶紧闭眼休息,自己则慢慢出去。

  听到母亲出去,李元庆猛睁开了眼睛,紧握着的手慢慢扬起,松开,一枚青色蛇鳞片从手中落下。

  他拿起蛇鳞仔细端详,只看到鳞片末端有个小窟窿,别的再看不出什么。有一点他可以确定,青色蟒蛇从河中钻出,被闪电劈不是自己昏迷时做的梦,那是切实发生过的,要不然,这青蛇鳞片从何而来?

  在自己昏迷前,仿佛听到有人说话,说让自己时时佩戴这枚鳞片。可是,当时河边没有别人,谁能说话?

  他如同大病了一场,连着十几天都精神萎靡,母亲让他躺在床上别动弹。这可是把他给憋坏了,到了第十五天,他实在不能再躺了,从床上起来后,他在家中找了个根丝线,从蛇鳞末端的小窟窿里穿过,打了个结套在了自己脖子中。

  见他体力已经恢复,父亲在家里陪着两个婆子进进出出,还时不时对婆子指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李元庆不知道这俩婆子是干嘛的,他在床上躺了十几天了,憋得全身发痒,急欲出去找人玩耍,刚到门边,却见娘正满面笑容跟一个小姑娘说话。

  这不是刘家媛儿吗?她到自己家来干嘛?定然是没吃的了。想到此处,李元庆蹲在她身边柔声问道:“怎么了?没吃的了?哥哥带你出去吃好东西去。”

  母亲白了他一眼,满眼怜爱地看着刘媛儿:“人家孩子是来看你,你却当人家来乞讨?”

  李元庆不明所以然,看到刘媛儿还擓着个篮子,里面放着一只大公鸡和一个几近枯萎的甜瓜。

2682e74cd5884aed9cd3d4868fcd370e.jpg

  “闻听哥哥钓鱼得了重病,媛儿自己在院里种的甜瓜,只结了这一个,媛儿没舍得吃,拿来给哥哥吃。这公鸡也是媛儿养的,送来给哥哥补身体。”

  见媛儿低头说出这样的话,再看篮子里已经枯萎的甜瓜和公鸡,李元庆眼中的泪就涌了出来。他是多顽劣的一个人?平日里捉弄父亲找来的先生,无所不用其极,唯独看不得一些孩子受苦,这刘媛儿有心,让他感动万分。

  刘媛儿自己种了一棵甜瓜,肯定只结了这一枚,她不舍得吃,小小的人,却擓着篮子给自己送来,甜瓜对于他来说不稀罕,但对于媛儿来说,这是她最宝贵的东西。她平时都讨饭吃,怎么养大一只公鸡?却想送给自己补身体。

  见他眼中有了泪,媛儿吓坏了,手足无措说道:“甜瓜萎了,是因为放了好些天,因为不知道哥哥醒来没有,媛儿一直没敢来,哥哥不吃的话就扔掉。”

  李元庆一把拿起甜瓜,张嘴咬了两口,咧着嘴说甜,媛儿乐得眼睛成了一道缝,比自己吃了还开心。

  “娘,媛儿父母双亡,一个小姑娘,每日为吃喝发愁,孩儿看有人拿着个炊饼想哄她,太危险了,不如让她来我们家吧?”

  母亲连连点头,这小姑娘太招她喜欢了,媛儿惊讶地看着李元庆,李元庆对她笑:“甜瓜哥哥吃了,公鸡你还养着,以后你就住在哥哥家里,好不好?”

  媛儿眼泪流了下来,手在身上擦了擦,就准备给李元庆磕头,李元庆赶紧拉住她摇头:“你以后就是我妹妹,见过妹妹给哥哥磕头的吗?不怕把哥哥给磕死?”

  媛儿噗嗤笑了,母亲欢天喜地拉着媛儿要走,两个婆子正好从家中出来,对着李元庆指指点点,嘴里说着还不错,翩翩公子呢。

  李元庆感觉莫名其妙,待两个婆子走远,他不解地看着母亲问道:“娘,这俩婆子唠叨什么呢?”

  母亲听后失笑,这傻孩子,人家当然是媒婆。

  李元庆听后大吃一惊,不由得苦了脸,转念一想,父亲找媒婆,自己可以用借口,说看不中那些姑娘,拖多久算多久吧。他两年前见过一个姑娘,一见便倾心,暗中打听了一下,姑娘姓马,只是听说人家要招婿进家,他一直暗藏心底,不敢跟别人说。

41fe908477004de2ad06b3aeea8424b5.jpg

  母亲哪里知道他眨眼间想了这么多?正欲苦口婆心说一番男大当娶,女大当嫁的道理,他已经出去走远,母亲只好拉着刘媛儿回家。

  李员外不解地看着刘媛儿,待听自己夫人解释过后,他连连叹息:“好好的小姑娘,命苦,以后就住在咱们家,当成女儿养吧,元庆这孩子啊,什么都好,就是顽劣。”

  李元庆急欲跑出来干嘛呢?他跑出来是要找朋友们说说自己之前的经历,他觉得可以吹嘘一番。

  不料连找了几家酒楼,都没有找到那帮人,这些人也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他找完最后一家酒楼,心里一阵阵烦燥时,突见两个人躲在酒楼后面的小巷子里嘀咕。

  这两人是一男一女,在小巷子中窃窃私语,原本这也碍不到他什么,之所以多看了两眼,是因为这女的他虽然不认识,但男的却见过,正是前些天,在城门边欲用炊饼哄刘媛儿那个人。

  他多看了两眼便过去,由于两人在小巷子中说话太过专注,并没有注意到他。

  找不到自己那帮朋友,他又不愿意马上回家,万一父亲在家里等着教训自己,那多难受?不如出城,去河边看看,如果有人钓鱼,自己在一边看也是一种享受。

  不料到了河边,大太阳下不见一个人影,想来是天气太热,人们没有这般的闲情逸致。

  他竟感觉自己无处可去,眼睛看到离河不远处有一片树林,走得出了一身汗,这树林靠近河边,想来清凉,不如过去睡一觉,胜过回家听父亲唠叨教训。

  树荫下果然凉爽,下面青草遍地,躺在树下,望着上面的树叶,脑子一发散,便不知不觉闭眼睡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睁眼醒来,首先看到一个眼泡红肿的大姑娘,此姑娘相貌俏丽,正直勾勾盯着他看。

e43bb7aafb4e4f7c9875822efb3c1f3e.jpg

  自己明明在树林中睡觉,为何醒来后眼前会有个陌生的大姑娘?这姑娘生得如此漂亮,但却眼睛红肿,难不成遇到了什么为难事?

  等等,为什么自己被捆绑着?另外,这姑娘……这姑娘不是自己一直暗中喜欢的马家二小姐吗?

  此时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全身被捆绑在一间闺房里,而且身边并不止马姑娘一个人,窗户边上还有两个小婢女,正探头探脑向外面看。

  “你们为何捆绑我?”

  他张嘴便吼,马姑娘赶紧伸手捂住他的嘴,姑娘手软滑温香,倒让他不知所措。

  “你休得叫喊,我们不是坏人,你……你要答应娶我,我们便放了你。”

  李元庆听得一个头两个大,还有这好事?自己暗中喜欢她,她张嘴让自己答应娶了她?只听说过强人掠女人到山上当压寨夫人,可没听说过有女贼掠男人强要求成婚,那自己是什么?压寨相公?呸!这名字听着就不正经。另外马姑娘可不是贼,哪里有这么娇滴滴的贼?

  还没待他发问,马姑娘掩面痛哭起来:“我这是成什么了?强要求人家跟自己成婚,我……我……”

  姑娘边说边哭,让他不知所以然。

  突然,姑娘止住哭声,对着他直挺挺跪下,求他救命。两个小婢女赶紧过来也陪着落泪。

  究竟是怎么回事?原来,这的确是他暗中喜欢的马家二小姐,叫马巧儿,上面还有个姐姐叫马莲儿。父母膝下没有儿子,便想着在她们姐妹两个之间选一个招婿。

  姐姐在一年前已经出嫁,招婿者自然就该是马巧儿。

  恰好马莲儿得病,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了个叫孟智魁的人,竟帮姐姐治好了病,姐姐看此人远路而来,家中父母也不在了,便跟父亲说,想招此人为马巧儿的女婿。

  父亲见孟智魁长得剑眉星目,且言谈不俗,便同意了下来。

3534ca74265242dda2e717c8be662109.jpg

  姐姐和父亲都同意,问题是马巧儿不同意,她两年前见过李元庆,芳心暗属。孟智魁言语轻佻,根本不像个好人,自己岂能随便招这样的人进家?

  可是这种事她做不得主,父亲和姐姐做主,已经将家里布置好,明天便是成亲的日子。

  马巧儿感觉自己命苦,想来想去万念俱灰,竟有了轻生之念。她也不明说,只说马上要成婚,要出去逛逛,便乘骡车带着这两个自小跟着自己的小婢女去河边。

  她的想法是,到了河边,自己便投河自尽。两个小婢女看她神色不对劲,便劝她不要寻短见,三人到了树林中,看到了在树下酣睡的李元庆。

  其中一个婢女突然有了主意,把此主意跟马巧儿说了,马巧儿原本就看中了李元庆,竟答应了下来。这才有了把李元庆绑起来运到家里的事。

  李元庆听得莫名其妙,这小婢女出了个什么主意?这马巧儿刚才说如果自己不娶她,便不会放自己,难道?

  果然,马巧儿哀怨说道:“求你让父亲发现,让他感觉我们生米做成了熟饭,然后我会说我们早有情愫,互订了终身,这样就会黄了亲事。”

  李元庆听得大张下巴,久久无法合上,这是个不折不扣的馊主意啊,自己在她闺房,这闺房是陌生男人能进来的吗?一旦被她父亲发现,自己会面临什么?自己父母知道此事会如何愤怒?还有这马巧儿,她会坏了自己的名声,以后还怎么嫁人?

  她竟然宁肯坏了名声也不嫁给孟智魁?

  马巧儿见他久不答应,眼睛看向了一边,李元庆一看,鸩、绳、刀都在一边摆着,样样都是要人命的东西,这马巧儿如此刚烈?

  关键是,他原本就暗中喜欢马巧儿,但却不知道马巧儿对他也暗生情愫。想到这里,他重重点头,马巧儿大喜,马上让婢女开门出去。

  趁着这机会,李元庆站在窗户边向外看,这马家家境真的不错,几进几出的院子,马巧儿闺房里的摆设却简单。这时候,马巧儿指了指床,李元庆有些尴尬,仔细想想,还是摇头拒绝,就算要做戏,也没必要这样,人家一个姑娘,且还是自己喜欢的,绝不能趁机占任何便宜。

a745026e98684219b0c4636686f1969a.jpg

  马巧儿见他如此反应,倒生起意外,便在此时,外面传来沉重的脚步声,还伴随着小婢女的叫喊:“小姐,小姐。”

  这都是先前定好的计,李元庆和马巧儿在闺房中,小婢女假装说漏嘴,现在外面定是马巧儿的父亲来了。

  房门被一脚踢开,李元庆尴尬站着,马巧儿却“惊慌”从床上坐起。

  “你们……你们……哎呀!天哪……”

  马父指着李元庆和马巧儿,话都说不囫囵,气得全身颤抖。

  “爹,女儿不能嫁给孟智魁,是因为女儿早和此人暗订终身,并且……并且……”

  马父倒也是个人物,要不然也积攒不下如此大的家业,他此时反而冷静了下来,打量着李元庆,问他家在哪里,家里是干什么的。

  李元庆无奈说出了父亲的名字,没想到马父一听脸上现出欣喜,再三确认,他感觉不妙,但此时已经无法更改,只能实话实说。

  马父马上叫来了人,低语几句后那人离开,他则一直堵着李元庆。

  过了两个时辰,李元庆惊骇的看到父亲出现在了门边,他脸色阴沉,过来二话不说,先给了李元庆两个大耳光,又对着马父道歉,言谈之间,竟似非常熟悉。

  李元庆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之时,李员外和马父一直商量了一夜,第天亮时竟已经商量好,既然两个孩子互相有意,加上他们两人本就是认识,大喜之日别耽误,直接让他们成婚算了。

  李元庆一听大喜,难道要假戏真做,转头看马巧儿,马巧儿竟也是面有喜色,这让他有些意外。

  按照马父的意思,女儿是要招婿,但李员外岂能答应?最后各让一步,马家摆酒席,李家拜堂,李元庆来娶,先在马家吃酒席,然后再去李家拜堂。

c04d2141471149e0a94c52f04fb11fe8.jpg

  成婚后,小两口要常过来,以后还要给岳父岳母送终,相应的,岳父和岳母去后,这家业也是李元庆的。

  如此皆大欢喜,李元庆的婚事竟在一天之内订下,而且要马上成亲。次日,他骑着马,带着人去了马家,刘媛儿抱着大公鸡跟着看热闹。大家都喜气洋洋,马家准备了丰盛的酒席。

  李元庆当然也欢喜,他一直不答应父亲娶妻,就是因为两年前见过马巧儿,暗中喜欢上后,想着能娶到人家,如今稀里糊涂得偿所愿,如何能不欢喜。

  便在此时,他突然觉得不对劲,因为他看到一个女人在暗中探头窥视自己,这个女人自己见过啊。

  当听到岳父喊此女人叫莲儿时,他如遭重击般愣在了当场。她是马巧儿的姐姐马莲儿?自己前几天在酒楼后面的小巷子中看到两个人在嘀咕,其中就有她。

  这么说来,和她说话的男人就是孟智魁?马巧儿这个姐姐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恰在此时,马莲儿也不躲在暗中窥探了,出来对着他嘿嘿笑,李元庆的心直向下沉,这个女人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大家正喜气洋洋准备吃喜宴,晴朗的天突然起了一阵凉风,接着便阴了天。

  李元庆抬头看,发现孟智魁站在墙上,正用宽大的麻衣袖子扇动,每扇一下,便有一阵风过来,吹得众人睁不开眼睛。

  马莲儿如同疯了一般哈哈大笑:“巧儿,让你嫁,你不嫁,你根本不知道他的本事,你嫁了他,家业都是我的,你也能荣登极乐,此人不简单。”

  李元庆听得骇然,马莲儿心里竟藏着如此阴谋?为了家业,竟想把马巧儿送给这个怪异近妖的孟智魁?这家伙先哄骗刘媛儿被自己破坏了,又想用计娶马巧儿,又被自己破坏了,估计对自己恨之入骨。

eaaf1999af124c23b5acd55d67ff7be5.jpg

  孟智魁在狂风中向李元庆飘来,李元庆突然想到了什么,伸手将脖子中那枚青蛇鳞给扯了下来。他在河边晕死前听到一句话,让他有危险时便摔出鳞片,这孟智魁凶神恶煞冲自己而来,不管有用没用,且摔出再说。

  孟智魁脸上带着冷笑,宽大的袖子欲向李元庆扇动时,李元庆扔出了手中的青蛇鳞。鳞片在风中飘舞了几下,落地裂开,一声若有若无地吟叫突兀响起,孟智魁的身子定在了空中。

  鳞片中出现一条青色大蟒蛇,只见它扭动着青色的身躯直直而上,到了空中,对着孟智魁猛抽尾巴。孟智魁急忙躲闪,但却被蟒蛇尾巴卷中,只见蟒蛇在空中绕了几圈,已经将孟智魁牢牢缠住。

  他不断挣扎,蟒蛇却越缠绕越紧,一声惨叫响起,孟智魁突然从蟒蛇缠绕中跌落,落地后却不见人,只见一只硕大的蜈蚣在地上乱爬,众人吓得四散而逃。

  刘媛儿看到这蜈蚣巨大,也吓得连连后退,不料却跌倒在地,怀里抱着的公鸡脱手。这公鸡几步到了大蜈蚣身边,张嘴便叨,叨死一扬脖子,竟然吞了下去。

  此时狂风已停,天空中哪里有蟒蛇?地上哪里有孟智魁?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众人愣了半天后,喜事继续进行,李元庆和马巧儿大婚得成,只是那枚蛇鳞已经碎成了粉末,再也无法佩戴,李元庆此生也再没有见过那条蟒蛇。

5c287fd4d4de4cd4aff4909928ee3da2.jpg

  李元庆应该算得上一个纨绔子弟,他读书不精,不事生产,最爱饮酒钓鱼。这不是纨绔是什么?

  可是,他平生有三好,还有一好是帮助无依无靠的孩子,有此一项,爱饮酒和钓鱼又算得了什么?饮酒而不出格,钓鱼而不影响别人,倒是怀着一片怜悯之心,如此纨绔,谁人不爱?

  因为心存怜悯,他钓鱼时帮助了蟒蛇回到水中,却因此得到了一枚鳞片,此鳞片在最危险的时候帮他脱险。

  因为心存怜悯,他数次帮助刘媛儿,甚至将刘媛儿当成妹妹接到家中。因此,他成婚时刘媛儿会去看,并且用自己养的公鸡吞吃了那只蜈蚣。

  至于蟒蛇究竟成为了什么,孟智魁是不是那只蜈蚣,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很多事,只管去做,可能有时候当时不尽如人意,可焉知不是另有安排?

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ID:乡村黑嫂

Archives QR Code Tip
QR Code for this page
Tipping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