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博客为海南大蟒科技有限公司团队官方博客

MENU

民间故事:母蛇托梦 你要娶的新娘不对劲

• December 28, 2021 • Read: 144 • 蟒蛇故事

海南大蟒科技有限公司 蟒蛇 缅甸蟒 网纹蟒 黄金蟒 树蟒 黑金网纹蟒 黑钻树蟒 水蚺 绿树蚺 森蚺 蟒蛇皮 蟒蛇油 蟒油 蟒胆 Масло питона Алей пітона Pythonöl Huile de python Питон майы 파이썬 오일 Pythonolja น้ำมันงูหลาม Python yağı Python oil Snake oil Yılan yağı น้ำมันงู Змеиное масло Schlangenöl Huile de serpent Жылан майы ヘビ油 스네이크 오일

蟒蛇油产品:请认准 大蟒海岛龙油东盛弘玉人来 几个商标

宋朝康定年间,济州有个靠挑脚为生的小伙子。

  小伙子名唤李瑜,字琬琰,可见父亲为其取名时有着殷殷期盼,盼望他会如一块美玉般完美。

  他一个靠挑脚为生的人,父亲竟然还会给取如此的表字?实际上李瑜家属于家道中落,李父以前生意做得非常大,积攒的财富不在少数。

  他五岁的时候,父亲在生意场上被信任的人所欺骗,为了赔付人家,散尽了家财,也气病了自己。

  父亲郁郁寡欢,每日里躺在病榻上后悔,这病是越来越重,绵延十几年,在李瑜十七岁那年终于撒手而去。

  李父病倒前,家中所有都已经赔给别人,他又病了这么多年,全靠夫人马氏一个女人支撑,丈夫病倒,孩子还小,马氏过去一点苦没受过,此时从云端跌落深渊,咬牙支撑起了这个家。

d08a87343ce5451a975cf72517d6a0b8.jpg

一个妇人,苦苦支撑就不错了,谈不上积攒钱财。等到李父去世,家中已经是一贫如洗。

  李父原本对李瑜有着重要规划,那就是靠读书考取功名。没料到生活巨变,后面他一直重病,李瑜没功夫长时间读书,因为他心疼母亲马氏,不忍心让母亲一个人支撑这个家。

  他从十五岁开始做挑脚,也就是帮人运货,挣个辛苦钱,得帮着母亲分担,这孩子非常孝顺。

  如此条件,娶媳妇自然也谈不上,一晃父亲去世三年,他都二十岁了,马氏每日为孩子的婚事着急,李瑜每每劝母亲不要着急。

  也就是在这一年,一场缘分突然到来,改变了李瑜的生活。

e16d7c172ff94f5d8937bab924b1d827.jpg

Ⅰ:房梁上青蛇逃生,集市中李瑜救人

  李瑜挑脚,平时结交了不少同样干这个营生的人,但挑脚这种活并不是太多,他们在空闲的时候,也会商量如何找别的营生。

  这些人在商量的时候就喜欢来李瑜家,因为他家里过去富过,院子比别人家里大。别的人家里,直接两间茅屋,如何商量?

  他们家好赖还剩下一处小四合院,院里和屋里都可以商量。

  这一日,他们几个人干活回来,有人买了一块豆腐,要去李瑜家里喝酒。

  李瑜自己并不喝酒,但伙伴们提议,他自然不好拒绝,就打了一点酒,回家让娘把豆腐炖了,再配上家里的咸菜,几个人坐下聊会天,也可以缓解疲劳。

  一行人到了李瑜家中,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没人等吃,有劈柴的,有烧火的,马氏也忙前忙后,没多久,豆腐、咸菜就上了桌,几个人围桌而坐要开喝时,一个叫刘大宝的人兴奋从屋中跑出,说他发现了一块肉。

  这种玩笑可开不得。

  首先,李瑜家里怎么会放着肉?那肉是容易有的吗?然后,假如李瑜家里真有肉,你刘大宝看见后也不应该喊出来,因为人家有肉而没有说,是不想让他们吃,这般喊出来,岂不是让李瑜和母亲尴尬?

  李瑜一脸疑惑,马氏赶紧摇头:“这孩子真能胡说,家里怎么会有肉?”

534c2d6d2e8f41d59144ecd712bdf8b2.jpg

刘大宝嘿嘿一笑,说肉在房梁上。

  大家更加纳闷,马氏有些尴尬,不是他不让众孩子们吃,是真没有。为了证明,她第一个进屋,想看看刘大宝所说房梁上的肉是怎么回事。

  不料她刚进去,就叫喊着退了出来,退得太急差点跌倒,李瑜赶紧扶住母亲,问是怎么回事。

  大家这才明白了,刘大宝所说的肉,是一条粗大的青蛇。

  此青蛇缠绕在房梁上,向门口的众人吐着信子。

  “好大一条蛇!”

  惊叹之余,有人拿来了棍子,他们要把蛇捅下来吃掉,刘大宝说得没错,这的确是一块肉,不能放过。

  青蛇有小儿手臂粗细,炖熟的话,他们可以饱一顿口福。

  等到众人把青蛇捅下捉住,李瑜看着不忍心,想到前几天在院子角落里看到过蛇蛋,想来就是它的孩子。

  这条蛇是有孩子的,李瑜想到了自己和母亲,心生不忍。

  刘大宝捉蛇在手,急欲收拾时,李瑜拦住了他。

  “大宝兄且慢,长虫这么大不容易,咱们有酒有菜,就不要再费事吃它了,还得现做。”

  众人听了他的话感觉十分惊讶,大家都馋肉,现在有现成的,他还不忍心了?

  见众人不理会自己,还是要杀蛇,他又拦住说道:“诸位,这蛇长这么大不容易,放了它吧?”

  大家岂会放掉?就算这顿酒不吃,他们也不会放过。

  最后,还是马氏说话,众人对马氏尊重,她是李瑜母亲,那也就是他们的母亲,能不尊重吗?

  虽然不情愿,众人还是同意了。

3725ca7dd4f749629008dfe4f7fa7dc9.jpg

李瑜提着这条蛇到了家中墙边发现蛇蛋的地方,放下后小声说道:“千万不要再被人捉住,下次可没人能救你。”

  话说完,他放蛇到墙根,青蛇顺着墙根爬了一段距离后,对着他吐信子。

  李瑜感觉对不起大家,破天荒喝了点酒,众人吃喝完毕,各自回家。

  由于平时不喝酒,此时的李瑜感觉头昏脑胀,可是并没有休息,出门去了集市上,过几天是母亲生日,他要给娘亲买根簪子。

  一路到了集市上,他头晕难忍,肚子里翻滚难受,快步走进一条小巷子呕吐。

  刚吐完,看到前面两个男人架着个姑娘前匆匆向前走,姑娘挣扎却挣不脱。

  他被吓了一跳,这两个男人要对人家姑娘做什么?想要毁人家?

  人如果善良,就会看不得别人受苦,李瑜很穷,可是他看不得这样的事,一条蛇不忍心杀,况且是这么个姑娘被人拖着走?他要是不闻不问,那以后的日子会一直难受。

  根本没有任何犹豫,他悄悄跟上了前面的人。

  两个男人架着姑娘只顾向前走,却并没有注意到后面跟着人。

b2311f297dac4900b2a12bdad8702aa6.jpg

这两人架着姑娘进入一所院子,院子里还有一个人在等待。李瑜从外面偷看,发现这个等着的人穿着富贵,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哥。

  “陈姑娘,你觉得你能逃脱吗?”

  这公子对姑娘说话,姑娘却一言不发。

  “陈姑娘,你父母之命都不听?另外,你就算不同意,就能逃过去?”

  李瑜听得莫名其妙,不明白里面之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以为两个男人要毁人家姑娘清白,现在来看并不是,这公子对姑娘也还算客气。

  姑娘此时开口说话:“张公子家有妻妾,卿怜绝不会同意。”

  张公子听后变了脸色,恼羞成怒的他嘿嘿一笑,对着架姑娘来的两个人点头,这两人架着姑娘就欲向屋里去。

  外面的李瑜大惊失色,张公子要对姑娘用强,这可怎么办?

f170340d94c2488196a5ed07235283b9.jpg

Ⅱ:救人后卿怜回家,盛夏时陈父提亲

  李瑜为人善良,而且人极为聪明。他明白,如果自己这时候闯进去,不但救不了这姑娘,反而还会被里面的人揍一顿,自己虽然有一身力气,可是双拳难敌四手,不会是人家三个人的对手。况且,那两个架着姑娘来的大汉,明显就是张公子的打手。

  不能贸然进去,得想个办法。

  这时候,姑娘已经被两个汉子架进屋里,张公子在外面嘿嘿冷笑:“生米做成熟饭,看你还怎么不同意!”

  他说完甩手进屋,两个打手则出来把守着门,而里面的陈姑娘已经开始叫骂。

  李瑜悄悄绕到屋子后面,他要骗里面的人,然后救人。伸手抓了一把外面堆着的高粱秸秆,在手中点燃使烟顺着后窗向屋里冒,然后扯着嗓子大喊:“走水了,失火了!”

  屋里的张公子惊慌失措,也顾不上陈姑娘,直接窜到了门外。

  李瑜把后窗打开,将点燃的高粱秸秆扔进去,他在浓烟中跳进屋子,抱起尚没反应过来的陈姑娘就送出了后窗,他自己也跳出来,二话不说,弯腰背起陈姑娘撒腿就跑。

  刚跑出去几步,就听到传出张公子恼怒的叫喊,他也顾不上回头看,背着姑娘一溜烟跑到了地里。

  他平时挑脚,耐力很好,这姑娘并不重,他脸不红气不喘将姑娘放下,向后一看,并没有人影,估计他们是追不来了。

  陈姑娘此时仍然处在茫然中,这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不过,她刚才就已经想清楚了,假如今天清白受损,她就会自杀,此时突然被救,而且救她者是个完全不认识的小伙子,她有些做梦的感觉。

520476c2345d4571b1e931e59b00cccf.jpg

“姑娘休怕,此时赶紧回家,让家人带着去报官。”

  姑娘一听苦笑,接着落下泪来。

  李瑜感觉不解,已经得救了,哭什么?被吓到了?

  “让家人带着报官?只怕这是爹娘安排的。”

  她的话让李瑜先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接着就大为震惊。这姑娘在说什么?她被人拖拽进一个院子,差点清白被毁,是被她爹娘安排的?世上还有这样的父母?

  姑娘对他施了一礼,说出了事情缘由。

  姑娘姓陈,名唤卿怜,刚才那个人叫张修,前一段时间使人去家里提亲。这张修风流成性,家中已有妻妾四人。陈卿怜当然不同意,可是父母同意,硬想要把她嫁过去。

  今日父母带她来集市后突然不见踪影,她又被两人架着到了院子中,估计父母知道这件事。

  李瑜的嘴半天都合不上,竟然还有这样的父母?是图人家钱财?硬要自己家女儿去给人家做妾?

  可是他也不好说什么,长这么大,除了自己娘亲,他就没有怎么跟别的女人说过话,搓着手只是无奈和同情。

  陈卿怜想了半天,似乎想出个主意,说自己还不想回家,先随李瑜去他家里。

  李瑜大感为难,此时天已经黑了,这么个姑娘跟自己回家,自己倒没有什么,人家的名声怎么办?要被别人看见,这姑娘可还怎么做人?

  其实他并没有想明白,陈卿怜就是这么打算的。

  见她坚持,李瑜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同意,带着她回了家。

  马氏见儿子突然带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回来,吓得她不知所措,可一想儿子的性格和人品,她断定这姑娘肯定是遇到了难题。

e5512c97bf11467ba8217a68eb8f8e67.jpg

马氏热情,给姑娘烧水聊天。陈卿怜话并不多,看了看外面已经黑透的天,她让李瑜去自己家里通知家里人来接她。

  李瑜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既然帮了人家,就帮到底吧。

  陈卿怜家境也不好,要不然她父母也不会贪图人家钱财,想要把她嫁给别人做妾。李瑜到陈卿怜家门口时,张修正愤怒跟一对老年夫妇说着什么,他一眼就认出了张修,可张修并不认识他。

  看来陈卿怜说得没错,她父母的确是知道,张修此番是来责骂陈卿怜父母。看着张修走远,他过去施了一礼,陈卿怜父母不明所以然看着他,他按照陈卿怜所说,告诉对方陈卿怜在自己家里。

  陈父陈母一听吓了一跳,赶紧看远去的张修,这话要让张公子听到可了不得,自己家女儿在别的男人家里,这可不能外传。

  他们两个赶紧跟着李瑜回家,接了陈卿怜回去。

  李瑜以为这件事就算过去了,虽然不知道以后陈卿怜会怎么样,但不管怎么样他都无法阻挡,那是人家的家事。

  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几天后的一个下午,他干活回来,陈卿怜的父亲却在自己家里。

  他又热又饿,可是娘亲竟然没有做饭,看来陈父来了好一阵,耽误了娘亲做饭。

10134245029346ecaf04f09b60ae86ab.jpg

喝了一瓢凉水后,他才问有什么事。

  陈父拉着他的手让他坐下,叹了口气,说出一句让他惊掉下巴的话:“卿怜要嫁给你。”

  李瑜赶紧看娘亲,怪不得娘亲没有做饭,她一直盼望着自己完婚,陈卿怜父亲到家里说这样的话,娘亲还有心思做饭吗?

  但这怎么可能?他只是跟人家姑娘见过一面,怎么就要嫁给自己?这种好事能轮到自己?

  据陈父所说,陈卿怜回家后,说她和李瑜已经有过肌肤之亲,她不能再嫁别人,就要嫁给李瑜。

  李瑜听得更加茫然,什么肌肤之亲?他只是背过陈卿怜,但那是为了救她,这样都说成肌肤之亲可太无稽了。

  最重要的是,听陈卿怜所说,她父母是想把她嫁给张公子做妾,因为张公子家里富有,自己家里穷得叮当响,她父母又怎么会同意?特别是陈父,她怎么会同意,还亲自来跟自己说?

  这里面透着诡异。

  见他茫然,陈父深深叹了口气:“卿怜倔强,她要嫁,我们没有办法,你同意吗?”

  李瑜感觉自己在做梦,他呆呆看着陈父,不知道如何接话,什么叫同意吗?他也见过陈卿怜,那可是太同意了,问题是,有这样的好事吗?

  马氏赶紧拍了一下儿子,李瑜从茫然中回过神来,喃喃说道:“当然同意,如果你们同意,我是当然同意的。”

  陈父站起拍了拍手:“如此甚好,既然两相同意,那就择个日子为你们完婚。”

866e7d965b8245c3bb4ccbe2569653e0.jpg

他说完就走,李瑜和娘亲相对而坐,久久回不过神来。

  这叫什么事?发生什么了?

  天下掉下个媳妇来?陈卿怜要嫁给他?陈父陈母也同意?还要择日子完婚?陈卿怜回去这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娘俩想不明白啊,但都彻夜难眠,尽管觉得这件事很诡异和无稽,但娘俩还期盼能是真的。

  第二天,李瑜也没心思再去干活,吃过早饭后,陈家又来人了。

  这次是陈父和一个媒婆,陈家要求非常简单,不要聘礼,不要订亲,直接完婚就成,他们也看过日子,过几天的六月十八就是吉日,适合完婚。

  到时候,李瑜雇人抬轿去陈家,把陈卿怜接来就行。

  李瑜和马氏又惊呆了,呆呆送走陈父和媒婆,娘俩简直不敢相信发生的事,可的确发生了。

  马氏高兴得收拾屋子,李瑜一直坐到傍晚,众人挑脚回来,他把这件离奇的事跟大家说了一下。

  刘大宝一拍手:“这非常明白的事,陈卿怜晚上在你家,虽然什么也没做,可是让别人怎么想?那张公子肯定不会再娶,她父母没有办法,只能嫁给你。由于出了女儿晚上在你家这样的丑事,他们也不敢大张旗鼓。人家让娶,你又害怕什么?”

9d1f166ca9974bcfa2d367afc3ae4088.jpg

李瑜一听感觉有道理,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既然这样,那就准备吧。

  他有众兄弟帮忙,收拾了屋子,家里穷,也实在做不起别的排场。

  他们收拾时,陈父又让媒婆来了一次,告诉李瑜要晚上去娶,因为陈家不想张扬,而且人家陈家那边不送亲,他们娶来就行。

  别人娶都是下午,陈家却让晚上去娶,这件事仍然透着诡异。可是李瑜和一众兄弟都认为陈家仍然是怕丑,只要让娶,什么时候、怎么娶都行。

  六月十八这天,家里准备了简单的酒席,天黑后,巨大的月亮出来,李瑜和众兄弟出发去娶陈卿怜。抬轿也不用雇人,那帮兄弟就干了,没有马,李瑜骑着一头骡子,在月光下奔陈家而去。

439df1c7983843ad8fb0c4f7932db167.jpg

Ⅲ:半路上青蛇托梦,费周折皆大欢喜

  “李公子,李公子。”

  骑在骡子上的李瑜突然听到有人在耳朵边喊自己,他转头一看,刘大宝他们拿着那条青蛇正在把玩,似乎想要杀死。

  他赶紧下了骡子,把青蛇接过去,走到路边放入草丛中,让青蛇快逃。

  青蛇却并没有逃,而是看着他突然口吐人言:“公子何时见过晚上去娶亲的?”

  李瑜摇头表示没有,但是这个是有原因的,而且这青蛇怎么能口吐人言?

  青蛇接着又说道:“你要娶的新娘不对劲,上轿者不是你的新娘。”

  什么乱七八糟的?李瑜正待发问,突然被拍了一下,他猛睁眼,发现自己在骡子上竟然睡着,刘大宝都听到他打呼噜了,伸手将他拍醒:“见过心大的,没见过你这般心大的,迎亲路上,你竟然睡着了?”

  李瑜这才明白刚才的青蛇说话是个梦,不过这个梦透着诡异,什么上轿者不是自己的新娘?

  带着这些疑问,他们到了陈家门前,里面有两个人左右跟着蒙盖头的陈卿怜,三个人一起走向轿子。

  由于在路上做了个莫名其妙的梦,他特意注意看,月光下看到陈卿怜两脚竟然没有沾地,她是被边上两人架着而走。

  这是怎么了?人的双脚会平白离地吗?难道她不是个活人?

  他越想就越是害怕,转眼间陈卿怜上轿,他们已经开始回转。

6d4308422f594dc5bdc8431cbc14e3a6.jpg

刚出村,他就对陈大宝耳语了几句,陈大宝不敢相信他的话,可还是跟着他到了轿边,两人让轿子停下,猛掀开了轿中新娘的盖头,李瑜看到这姑娘虽然和陈卿怜相像,但却不是陈卿怜。

  她是谁?

  这姑娘对着众人嘿嘿而笑,看着非常难受和恐怖。

  “娘骗你们,爹骗你们,你娶我,张公子娶姐姐,姐姐从一个只有我们知道的地方出嫁。”

  原来这是陈卿怜的妹妹,看她的样子和正常人有区别。

  李瑜顿时明白了,为什么突然说要让自己娶陈卿怜?为什么要让晚上来娶?陈父陈母在中间玩了一出冒名顶替。

  不用说,陈卿怜也是受骗者,陈父陈母骗了自己和陈卿怜,他们用这个有毛病的妹妹冒充陈卿怜让自己娶走,再骗陈卿怜说自己去娶,实际上娶她的是张修。

  他气得直跺脚,赶紧问陈卿怜从什么地方出嫁。

  陈卿怜这个妹妹自打出娘胎就有毛病,不但脑子有毛病,腿也有毛病,这就是她被架上花轿的原因,怕走路被李瑜看出来。

  李瑜和刘大宝他们商量了一下,几个人让陈卿怜妹妹带路,一路到了村边一间屋子前,发现并没有别人。

  进去一看,陈卿怜穿着喜服正在枯坐,看到李瑜他们,陈卿怜也是大吃一惊,她吃惊并不是李瑜的出现,而是他们怎么还带着自己妹妹?妹妹为什么也穿着喜服?

fa0904795e4d457d9ecc058e03f452b1.jpg

两人把事情一说,算是明白了这个阴谋。

  原来,陈卿怜随父母回到家中后,说自己跟李瑜有了肌肤之亲,不能再嫁给张修。

  陈父和陈母气坏了,他们不相信。陈卿怜并不是为了拿李瑜来顶数,她被李瑜救过,而且被背过,李瑜虽然家里贫穷,可她家里也不富,本来就是自小从贫穷中长大,又怕什么?

  一旦嫁给张修,那就是妾,以后的日子不会有半点快乐,她是宁愿嫁给李瑜也不嫁给张修做妾。

  陈父和陈母一看她态度坚决,突然就同意了,但有一点,她不能从家里出嫁,也不能白天出嫁,因为她夜里在人家李瑜家出现,如果从家里出嫁和白天出嫁,会让人感觉陈家卿怜是先跟人家有了私情,这才又嫁了过去,他们家不能丢这个人。

  只要不让自己嫁给张修,怎么都好说,陈卿怜跟李瑜一样同意了下来。

  陈父和陈母却在玩着一出顶替的戏,他们共有两个女儿,姐姐是陈卿怜,还有个妹妹陈卿丽,妹妹自小有毛病。陈父和陈母设计好了一切,出嫁当天,李瑜到家里迎娶,他们把妹妹陈卿丽架上花轿。

  而在另一边,张修来娶走陈卿怜。

  等到入了洞房,陈卿怜发现不是李瑜可也晚了。李瑜到家后发现娶的不是陈卿怜,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退婚也不怕,反正陈卿怜嫁给张修的目的达到了。

  这可真是好计,而且这样的计策竟然是陈卿怜父母一手设计的,他们为了让女儿给别人做妾,竟然费了如此心机。

  这里之所以没人,是因为陈父陈母不想闹太大动静,只想让张修顺利娶走陈卿怜,说不定这时候张修的轿子就快到了。

  现在怎么办?

  “把这个给留在这里,我们赶紧走,到家拜堂入洞房,他们还能怎么样?”

  听了刘大宝的话,李瑜马上摇头,陈卿丽可怜,她又没有参与这个阴谋,她什么都不懂,而且还带着自己来这里找到陈卿怜,怎么能把她留在这里?

d7dbda50f1e6426a924a3aa9370882b2.jpg

陈卿怜是真想嫁,李瑜也是真想娶,如此情况,他们也不能再多停,万一张修到来,他们就走不成了。

  几个人赶紧出发,陈卿怜现成的喜服,直接上轿,一行人抬着轿子回家。

  到家后就是拜堂,然后一众兄弟推着李瑜和陈卿怜进入洞房。

  这种时候,就算是陈家来人也是白瞎,这件事算是成了。

  果然,次日天亮,陈家来人,陈父和陈母嚎啕大哭,问为什么哭,他们却又张口结舌。他们施的计,却被李瑜识破,把陈卿怜给娶了回来,一对贪财的夫妻,本来想要靠女儿得一笔张修的财钱,没料到什么也没有得到。

  李瑜娶陈卿怜,聘礼都没有出,陈父和陈母这才是真正的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女儿又没聘礼,而且还哑巴吃黄连说不出来,最后恼怒,既然李瑜娶了陈卿怜,以后就要养着妹妹陈卿丽。

  李瑜欣然同意,和陈卿怜共同照顾妹妹一直到老。

  夫妻两个成婚后恩爱有加,共育有三子二女,生活普通平凡,但夫妻快乐。马氏也完成了自己的心愿,每日里合不拢嘴。

  李瑜阴差阳错娶娇妻,而且半分聘礼没出,在当地传为美谈,同时,岳父岳母则成为了笑谈好多年。李瑜从来没有跟人说过自己在迎娶路上梦蛇的事。

65c49f8bdeca4a5188ab66dda9fa9868.jpg

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ID:乡村黑嫂

Archives QR Code Tip
QR Code for this page
Tipping QR Code
琼ICP备19004099号-5 & 琼公安网备